Rap组的大哥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穿金戴银。

他的未来无我

洋哥视角

短小君

emmmm,卜岳最近拼命出糖,所以这个梗就来了。

脑抽下的产物。。。最后肯定BE了

老岳最后归凡子了,哭唧唧

———————————————————————————————————————————————————————————————

“洋洋”

“洋洋”

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一声声的叫唤。

温柔的,软绵绵的。

木子洋从梦里惊醒起来。

他挠了挠头,赤着脚走到了阳台。脚下冰凉的触感使他的脑袋慢慢清醒起来。

“嘛,又梦到了老岳啊,好像很久他都没有出现在我梦里呢,真是久违了。”

木子洋的语气很平淡只是慢慢紧握的拳头稍微出卖了他的不安和烦躁。

“不要再让我想起你啊,混蛋!我可不想当罪人。”

当所有的关于岳明辉的回忆都向木子洋涌来的时候,木子洋的记忆仿佛瘫痪了一般。

“我想我不明白你的感受。”

记忆中的岳明辉对谁都好。


在接受采访,就算主持人怎么刻意刁难他,他说话还是特别客气,像一只没有气的软皮球,没有脾气般。

出道前,四个在路上只要遇到有人问路,问路的首先会问的也是岳明辉,不管心情是否好坏,他都会停下来给对方指路。

自己骑车熄火时,想到的第一个还是岳明辉,那人嘴上说着欠你哒,但还是会毫不犹豫过去。

但其实自己不喜欢他这样却又享受他的脆弱。

因为这个人先想的从来都是别人,对于自己总是过于苛刻。


他人迷糊有点路痴,每次他单独出门,自己也总是不放心,因为这个人呀,看到行色匆匆的路人,宁愿自己导航也不愿麻烦他们,导致在一个不大的地方也能迷路。

在工作过程中一起犯了错,他总是会很自责,秦姐问起来作为队长他也会主动承担。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几乎不会向任何人袒露心声。但跟他一起睡的时候,在半夜总能窥探他脆弱的一面,那是专属我知道的秘密。

他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待在自己的领土就不会被带刺的花花草草扎到。

是个敏感又脆弱的人。

他看似温柔,却是因为他不想麻烦任何人。

我总是希望他能多依赖一下我,不是把我当弟弟,因为老岳自己也是弟弟呀。

那时我总渴望被他关注着,总希望能为他做些什么。

但话在嘴边总变成了玩味的玩笑话。

真笨呀。

而看着岳明辉跟卜凡的各种互动,他心里其实没有什么波澜,因为他知道最懂岳明辉的从来都是他。他们之间的默契从来不是靠言语。是从心里的真情实感的成年人间的默契。

而卜凡无论身体怎么贴近他总是比不了自己的,我们先相识,同时同床共枕的我们更了解彼此的生活习惯,而岳明辉的过去也只有睡在他身边的我知道。

我们一起去的泰国,睡在同一张床榻,呼吸在同一片区域,一起去的便利店,一起做的一切都是卜凡跟小弟比不上的。

我觉得我差的只是一句告白。

可能是我对这个太自信,一切都是我以为。

我们搬了新家,来到了大房子。我们走起来了,但我早上起不来等着老岳闹我时候,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我们不睡在一起了。

诺大的床过于空荡荡。

偶像练习生结束后我们接了很多采访,我的危机感也越发强烈了。

听着卜凡对岳明辉的劝言以及诉说了岳明辉的秘密。

我才发现曾经我不以为然的情敌有威胁了。

曾经的弟弟长大了,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

原来我了解的只是岳明辉,卜凡比我想的要细腻和深沉。

后来岳明辉越来越习惯卜凡的拥抱并有时给予回应。

我知道我得反击了。

我努力了。

但是还是晚了。

上帝看来你并没有听到我的祷告,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啊。

如果我先告白,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不知在黑暗的阳台待了多久。

木子洋觉得自己脑袋晕晕的,刚天明的天怎说刺眼的很,一下把他从沉思中抽离出来。

天最终还是会亮的,不知为何戒了烟的木子洋此时很想狠狠的抽上一根。

他听着楼下的老岳叫他下去练习,跟梦里一样的声音却少了点温度。

日常还是那个日常。

“下来啦!老岳你很烦唉。”

“我这不是不想要你被体罚和扣工资嘛。”

卜凡的护短也越来越严重了,他把我心心念着的人护在了怀里,有点凶,有点残忍。

“你怎么总欺负岳岳,你太过分了!” 

我打趣道,

“他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怼他怎么不行啦,我们从前前前世就是一对恋人,今世只不过是让给你而已。老岳你管 一下你家的忠犬,不要让他出来唬人。”

对啊!他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今世只是借给你而已,下辈子我可不会让了。 

太痛了。。。。

卜凡打量着木子洋说

“嘛,这话我就不喜欢听了,什么叫老岳上辈子是你的呀,什么说是让给我,小洋你很过分啊!”

“嘛,凡子,行啦行啦,你洋哥可受不了了这些。”

岳明辉在一旁调和着,还是老德行,还是一样的眉眼,只是那温柔现在只给一个人了。

真想狠狠的欺负他!真想对他做所有想做的事情!

让他眼里只剩下一个我!

木子洋看着一旁唱双簧的两人。眼神暗了暗。


笨蛋情侣。

笨蛋李振洋。


囚笼

enmmm被和了N遍,走链接吧_(:з」∠)_

R18,囚禁play

ooc,时间线对不上的,

因为是突然想写囚禁play,激情下的产物,所以结局……什么的当然是圆不回来的啦_(:з」∠)_

接受的了的就看链接吧,走评论。

https://shimo.im/docs/euN2V2gTrSAqsifx

白飞飞和雅马哈
小懂事和小王子灵超!
坤音牛逼!

北京

卜凡视角

那年我离开了青岛来到北京。

北京很繁华却不是我想象中那般模样。

他的生活节奏快,跟青岛也完全不一样。一开始我很难适应。

同时我喜欢在街上看着大街上的老老少少。

想这就是北京啊,那么多人梦寐中大都市北京。

而我把他放在心尖的那个人,我与他的相遇其实也并不浪漫,没有落叶也没有鲜花,没有烟火更没有粉红色泡泡。

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北京的春天。

北京的春期其实很短,既没有雨,还被大风袭卷并带着些沙尘。所以一开始我并不是很喜欢。

但遇到他后,发现这里的春天其实一点也不糟糕,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之前被我忽略掉的飘着院里串串儿的槐花儿香的北京的春天。

喜欢上有他的北京的春天。

我一个刚毕业没钱的穷光蛋只能在城郊结合区租个便宜的套间,期间我还迎来了我的合租的舍友。明人不说暗话,第一次看到他,我便开始相信了一见钟情这个词。

他是北京本地人,有文化有背景。

开始因为固有思想,单方面觉得他本应该是个高冷不爱搭理人的那种傲气的学霸,所以尽管喜欢也不怎么敢上前勾搭,结果后来熟稔了才发现他不仅啰嗦还小孩子气得很。

而这些标签抵不上一个固执,一个在北京有房有车有车牌的海归。为了摆脱父母安排的人生。

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竟跟我过着一样北漂的生活。导致后来一段时间总是喜欢揶揄他:任性的京城阔少。

他每次听了都会笑,都会露出我最喜欢的地方,那颗尖尖的小虎牙。弄的我心痒痒的。那时我就想:被那个有些尖锐的小牙齿咬一口会不会出血呢?那薄唇嗫一口会不会变得更加红润。

搬来的第二天他就在各种网页和报纸上找工作,那双白哲纤细,骨节泛着粉红的手。或着在握着鼠标亦或者在拿着某一份报纸。惹得我心里泛起一阵阵涟漪,真的是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觉得对方每一寸都是萌点,无时无刻不想把他压在身下跟自己承欢。

高学历就是不一样,简历一投就有大把公司投出橄榄枝。

后来他去了一个小国企,工资很低但他被那公司的老板所吸引了。每每从他嘴里听到那位秦女士,我都会很不好受。

就她有理想就她有头脑,恶心。

因为是实习生,所以他的工资更是低的不能再低了。到了月底他的荷包就更是空空如也了。

那时我就有理由请他吃饭,传说中的两人世界。

我会带他去我喜欢的小餐馆里吃绘面。有时候连我都没钱了,两人就只能点一份两人来分。

因为拉不上面子,我们还会边吃边嘴上说着好饱,我真的吃不下了,这种幼稚的事情。

我们出了餐馆就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月光下他的脸庞被衬托得更加温柔。

真犯规。

额,好像我还没说他的名字?!

他叫岳明辉,月明清辉。

果真人如其名,真他妈的配!

嘛!现在我还没追到他,每当气氛来的刚刚好,最适合告白的时候,我都会龟怂。

不过来日方长。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但再相处下去我发现我错了,他居然还有姑获鸟属性,喜欢奶孩子。

艹,现在我得有点危机感了!

要不然这个天然的移动春药💊就得被别人拱了。












#卜岳

红朱砂

卜凡和岳明辉分手了。

来到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他们变了很多。最为突出的是他们见识了更多的人而身边也变得不是彼此。

卜凡能轻易地溶入了这个圈子,可岳明辉不行。他虽然对谁都温温柔柔却带着疏远。

他们依旧像之前打闹,可又好像又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间出了个小鬼。

卜凡的眼神开始流转于小鬼身上。

而这种现象也许是卜凡跟小鬼性格投机,也许是因为他们都热爱说唱和街舞,有很多也许,但无论是那个都离不开一个事实:卜凡喜欢上了小鬼。

岳明辉知道。

小鬼现在成了卜凡的白月光,而岳明辉成了那朵美丽却因为刺手被弃之角落的红玫瑰。

尽管曾经小心呵护过,但还是敌不过时间。

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

而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所以最后当卜凡发现自己的感情的变化时,一脸懊恼和愧疚地跟岳明辉说要分开一段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时的时候。

岳明辉并没有感到意外。

说不失落肯定是假的。暂且不说他跟卜凡还恋爱过,就算是普通朋友被别人抢走也会难过很久。

但他想开了,他这个人很直白,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在一起。与其吵闹不如祝福和放手。

绝不迁就。

场面并没有尴尬,岳明辉没有吵闹,甚至可以说有点温柔和坦然的接受了,笑的甜甜的,小虎牙也尖尖的。

卜凡最喜欢岳明辉笑,他定定地看着岳明辉,眼里是无际的温柔,仿佛要把人溺死在眼里一般。

岳明辉心里摇了摇头:真犯规。

卜凡拍了拍岳明辉的头,很轻,深怕那人受伤一般。动作与之前一样亲密,可眼里容的却不止岳明辉一个人了。:“尽管我们分手了,但你依旧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我对你依旧有着无际的眷恋。”

可岳明辉却躲开了他的手,笑着说:

“不需要了吧,这点事,你跟我谁跟谁呀,好听话就不需要讲太多了,别扭。大家都是纯爷们不用搞得我是个小姑娘般要别人哄,如果以后还是兄弟,就断干净的好,不要搞什么暧昧。”

卜凡有点意外甚至是不知所措,他觉得岳明辉的不在意,让他觉得岳明辉从来没爱过自己。而自己跟他一起的那段时间也是因为是自己先告的白,而岳明辉不会拒绝别人。

卜凡觉得有点委屈,平时总是上扬的嘴角吧啦了下来,眼眶都红了。还是岳明辉爱的那个天真孩子气的模样。

他硬生生把岳明辉逗笑了,岳明辉无奈的牵动了嘴角。

心想:还是这个样子,明明是卜凡自己提的分手,他还敢委屈,怎么感觉就是自己始乱终弃呢?!

岳明辉开始疏离的卜凡,不明显但仔细的人会发现岳岳身边没了卜凡多了个07。

最后小鬼向卜凡告白时,卜凡才知道自己爱的最适合自己的还是岳明辉。兜兜转转才明白自己的终点一直是开头。

对小鬼的感情也是因为性格相似而错以为的爱情。

可已经迟了。雅马哈身边没了白飞飞了。
而挂在雅马哈肩膀的弟弟也不是他了。

卜凡知道他和岳明辉已经回不去了。

岳明辉尽管看起来很温顺但却比谁都要狠,他不会给第二次机会让别人伤害到自己。比谁都会拒人门外。

现在可笑的是岳明辉成了卜凡心里的朱砂痣,得不到也忘不了。

岳明辉成了卜凡心里面老在想的那个人。

他们爱过,但最后也只是彼此拥有过。

仅此而已。


————————————————————————————
————————————————————————————

最近被虐的产物,无论怎么磕糖都觉得虐,怎么都感觉不到爱情,所以就be了。

但我依旧是卜岳女孩!写这个也只是突然有点矫情而已。

最后大家都知道坤音没有后台,洋哥和雅马哈的数据似乎也有问题,爱奇艺也不给镜头多个镜头他们。他们就只能靠我们肝了!大家记得有空就多多投票。他们都有个人和团的打投组!让他们一起留到最后吧!!

#卜岳
#私设
#烂大街的梗

狸花猫妖(上)

私设卜凡7岁,我们岳岳是个老妖(guai)

传言在山上有个妖怪,之前与村民一起生活在山下,那村民一代又一代的更换啊,他也陪着他们从孩童至死去。但不知那一天他开始搬到了山上,就一直没有下来。
 
卜凡凡摇晃着小脑袋一脸认真听着村里最年老的爷爷讲故事,他双手托着下巴一脸疑惑:“他为什么去山上了?山下多好啊,有灯会,有桂花糕,有糖葫芦,还有好多好多的人,多热闹(○゚ε゚○)!”

于爷爷急了眼了说:“你这瓜瓢子,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一直打断我,不讲了不讲了(ʘ言ʘ╬)回你家去。”

卜凡凡听了可不依了,软软的撒着娇:“不,爷爷,我的好爷爷,我错了,我不打断你话了,你就继续讲嘛|゚Д゚)))”

老人似乎就吃这套,他指了指台几上的的茶壶说:“把茶拿过来!(ˇ╮ˇ)”

我们的卜凡凡听了就屁颠屁颠的的把茶杯斟满,还呼凉了给他,一脸期待的说“爷爷,你的茶,我给你斟满了,你继续( ̄y▽ ̄)~*”

爷爷品完茶后,放下茶杯细细的说了起来:“我也是从我曾爷爷那听来的,太久远了,都不知是真假了。那个妖是个猫妖,据说还是只狸花猫,因为修为不行还保留着半兽的状态,有猫耳跟猫尾。一开始他踏近我们坤音村时,虽然长的很漂亮,但村民也没多待见他,毕竟妖都是让人畏惧的。他们秉着打不过就躲着的心理,与他相处一段时间才放下心来,与之熟稔起来,才发现他是只好妖,而且还是一直有理想的猫妖,他要修为成猫仙。

看他样子温温顺顺的,而且来到这里后老鼠都少了不少。也就接受了他。

但后来村民发现自己真被其外表的温雅给欺骗了,那只妖皮的很。

妖又怎么样,了解了其品种的机智的村民们,摸清了他所有脾性后,也就权当家家户户一起养了只调皮又不长记性不恋家的狸花猫。

狸花猫妖经常流浪在外,居无定所,有点小脾气也正常,他喜欢沐浴阳光,喜欢睡在瓦房的屋顶上,晒晒太阳。

但他最喜欢恶作剧。

村民虽然个个都宠着他,但宠归宠,但是不能太惯着,该揍就揍,做错事,不听话就打它脑袋和鼻子,不行就进行教育,唠叨一下,当然了,也不能一味的教训,骂焉了,还得摸摸他的小脑袋,摸摸他的小尾巴,顺顺毛给安抚下出了了。

但后来他突然就安分起来,不到处跟村里的小村霸李英超一起吓鸡了。而我们的小村霸表示如果不跟猫妖一起吓鸡就只能继续去隔壁村的地主家的傻儿子李振洋家蹭吃蹭喝了╭(°A°`)╮

而我们猫妖大大停留他的脚步原因也很简单,他喜欢上隔壁村里那个傻不拉几老不正经的说书先生。村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晓得一点,但都没戳破这张纸,毕竟人妖殊途。但还是有意无意的阻止他们继续来往,因为就算他们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好结果。

而且那个说书的也确实太傻了,一点也不明白那个妖的感情,明明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依猫妖的话就是虽然那人人高马大但估计他的脑子就只有瓜子仁那么点。傻死了!

后来听他们说,猫妖与说书人是在山上那棵桃花树上认识的,猫妖对说书人的相遇并不唯美,没有什么一见钟情也没有在飘散着桃花瓣下相遇,那棵桃花树过了冬天,秃着毛呢。

猫妖那时候刚跟一个狗妖打了一架,受了重伤而且还被打回了原型,身上脏兮兮的都是泥巴和血,平时软乎乎干净的毛也变得粘粘的粘在了一起,可以说是没一寸地方是可以见人的了。

这可以说是猫妖的日常之一,一开始村民还会帮猫妖忙疗伤,但发现这是猫妖日常嘴欠,就开始觉得那个狗妖是真的可怜,所以也没怎么理他们这些妖事。

那个说书的也如以往一样烂好人,瞧见那只在他眼里可怜兮兮的小猫,二话不说就把他带回家但猫妖并不想感谢他并且想挠他一爪子,因为说书的是一路拎着他回到他的小茅屋里的,他因为虚弱,只能发出“喵喵喵”的声音,以表示不满。(´△`)

却被那个傻大个以他那小智商认定他在求救,就一路加快速度前行,最后我们一世英明的猫妖大人伤口被弄的变成一个大口子,疼痛无比可以说是活了个该了。

猫妖表示他很生气(ノꐦ ⊙曲ఠ)ノ彡

但还是在说书的家住下了。

哼,虽然他家很破但本猫爷还是勉为其难的住下了(๑‾᷅^‾᷅๑)

#真的是非常老的梗了,看的下去的小可爱就看一下吧(。>ㅿ<。)

#臣服(下)
#ABO
#卜岳
#小破车
#小学鸡文笔

#臣服(上)
#ABO
#卜岳
#小破车

日常吸咔,咔酱真的超可爱(๑• . •๑)。